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如果丢鞋子也在这个国土发生?


这张照片转摘于一个YB的书脸。

如果丢鞋子发生在我国,你会将鞋子丢向那个人呢?

其实青蛙就是青蛙,不是么?

但是这张图片也有点儿怪怪的,不是么?

只是,懒人觉得这位袋袋平安的青蛙,真的可以躲起来吗?

她的蛙样已经让所有人都认清了,难道她真的可以躲在井底内?永远不出来吗?看到她和夫婿紧握手的那一张图片,也可以想象到当时候她也不晓得自己这么做是否对?

有一点还是可以证明的就是-笼里鸡在作反啊!内讧是摆在眼前的事实,自视过高也是败北的关键之一。

老外都是想两次,华人就是偏偏想三次,为何?

因为老外常说:think TWICE!!!

华人则常言道:三思而后行!

看看这些青蛙到底是属于哪一种呢?

3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不择手段得到的权力,不算是权力,
同样的,恩赐的权力,也不算是权力。

当我们大家谴责老总以边缘化态度对待自家老二,
不把党内民主投票的结果当一回事时,
今天我们应该更加谴责国阵,
绑架,强奸了吡叻州的民主选举。

这是就事论事,
当党员属意的老二人选被老大否决时,
支持老二的党员,
心里会感到十分难受,
我就曾经感叹党内的民主精神究竟是否还存在?
所以我留下,
试图与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志通过网络,
以微弱的行动改变,改革这个党。

同样的,支持民联的人民,
当他们看到国阵以不择手段的手法,
夺取吡叻州政权时,
他们的心中又有什么感受?

今天看来,
改变马华,谈何容易?
老总先前反对跳槽论,
现在则对要跳槽我党者有所保留的言论,
真叫人感到政治人物的政治原则究竟有何价?
也许马华在巫统的庇护下,
老总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是,
恩赐的权力根本就不是权力。
这样的结果,对广大的基层真是无奈,

国阵常说要改变,
怎样变?
用权变? 用钱变? 用拳变?
不择手段的"政变"来谋取的权力,根本不是权力,
高层的领袖,不妨下放民间走一走,
看看民间,人民对这“政变“事件有何感言?

参政的领袖,通常只看到眼前利益,
诚如新一代民政的郑可杨,
参政多年,原来也支持这种手段变天,
什么民政党是国阵良心,
原来在利益关系下,
权钱才是主要的选择,
民政党的郑可扬充其量穿上伪民主外衣的典型政客。

也许有人看了我这篇文章会说,
我被民联收买了,
这样的说法我真是无言以对,
我只是对我思,我见,我闻的看法搬上网上与民共享。

我忧虑这样的政局演变下,
来届大选我们还能得到多少民心的支持?
起码身边的亲朋戚友,相继离我而去,
虽然我诚心想协助他们所面对的民生问题,
但民心,
(我说的民心是一班大众,包括我党党员在内)
却视我,等同国阵为洪水猛兽,
这样的结果,真叫人难堪。

一叶知秋,
春江鸭子先知江暖抑寒,
得民心者,得天下。

此刻也许马华高层为了多一口“油井“而兴高采烈,
尤其是吡叻的“顺某马“,
在此恭贺他得到恩赐的权力,
但是身为基层的我,却感到前路茫茫?
我们究竟为谁而战?
我们究竟为何而战?

路見要鳴 说...

政治人物的咀脸,
好比四川变脸大师。

青蛙政治人物,
忘了人们选他是选他所代表的党,
脱了他所代表政党的外衣,
这些人,连青蛙也不是,
忘了选民的委托,
强奸了咱身选区的民意。

我们身为合格选民的公民,
很是无奈,
也许一小部份者高兴,
但多数人民“肚懒“,
各朝野政党何以不脚踏实地的实干,
以待下回大选见真章。

跳来跳去的政治青蛙,
别再自呜清高讲理念,
充其量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关系,
再堂煌富丽的藉口也掩护不了你跳槽的行为,
也许他能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但他肯定遗臭万年。

在此我向朝野各政党的从政者,
尤其在各自党内备受当权派打压的异议份子,
他们一路走来,
始终如一的崇高政治操守,
敬以万分的敬意。

这种今天背叛人民的人,
难保明天会否再背判他所投靠的政党。
如果他投靠我党,
我们身为合格基层的党员,
更加无奈,
昨天的对手,今天也许是你上司。

写到这里,真的想认真思考,
我们怎样才有第三股中间选民的力量,
来监督朝野双方的政党政策!
怎样推动公民社会运动,
怎样推动真正的民主社会?
会否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个国家的未来还有梦吗?
我们华裔的末来,将何从何去?

芊芊 说...

败类!!!
我怕如果看到她,会忍不住扁她!